不页

活着。

活着吗?

Der Schwarze Bock, sie betrügt?

  【APH 冷战组】   端点

*OOC慎


  琼斯由着失焦双眼颓垂,上下颔骨死命衔接,精神恍惚的琼斯两耳鸣蒙,耳庭紧持,诱导不祥的微鸣声响。发溃的牙龈牵动齿节,莫名紧紧咬住了那根线。琼斯面色死白,稀稀拉拉的睫毛一颤不颤。

  蓦地阿尔弗雷德·F·琼斯绷紧的双颊由外向内凹陷,这令布拉金斯基联想到军队求救使用的红气球,那膨胀欢腾的倏地被射透时,发出尖叫、嘲笑和啼鸣的刺耳,就是那一幕。琼斯眼皮被撕扯,向窥伺者漏出其下的红血丝和粉红嫩肉,双眼痉挛后翻,玻璃体扭曲变形,眼角处扯下那一块皮散发诱人可口的热气,那后的暗红肌肉不安地蠕动发颤,巨大创口喷溅出脓血,迅快浸湿了琼斯耳边垂下的几缕可怜金发,黏腻着它扒附皮囊,乖妄地沿着纹路流向碎裂嘴角,流向抽搐下颚,流向脱离肌理的灰白锁骨,贪婪无厌全般覆没。伊万·布拉金斯基惊慌地妄求缩回拉扯细线的手,理智的另一端引领着他继续下去。

  哦,瞧瞧这可怜男人,他痛苦愉悦的样子不正是你内心真正狂求的吗。

  阿尔弗雷德的脸歪曲成不可思议的模样,耳弓崩裂成两截,鼻梁折碎成一团埋在断淤血管里,顺应垂下的金发挠着如死鱼突凸双眼,不断靠近刚刚被血漆过的下巴,本应覆裹它的骑士偷渡到伊甸园,它卑微奢求腐败溃烂的苹果核,它为它的“宝物”抹上砒霜,成串掷下汹涌的罂粟花丛。他的双唇异常鲜亮。

  它不停蠕动翻滚,细微的一张一合中泛着红沫,它嘶吼着,它呢喃着——

  伊万伊万伊万伊万伊万伊万伊万伊万伊万伊万!!!

  …………

  …………

  ……伊万


  他惊喘抬头,暗弱夜灯映射阿尔弗雷德柔和轮廓,湛蓝双眼小心翼翼地盛着他担忧。

  回过神后的他缓缓环抱住他的阿尔弗雷德,接着睡去。



  但这想法一直盘蜷于他的脑海中,挥之不去。


评论
热度 ( 8 )

© 不页 | Powered by LOFTER